带着娃儿坐轻轨

/倪以军


2012年428日,轻轨1号线通车,那一天,我儿子八个月二十五天大,通车的当周周末我就带着儿子体验了一把苏州轨道交通1号线。

记得那是个周六早上,春和景明,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儿子坐在婴儿手推车里,呀呀呓语,一双肉乎乎的小手挥舞着,好奇地张大了乌黑发亮的双眸。

我们乘公交228路到了园区行政中心西,下了公交车,推着儿子穿过了星湖街,就到了1号线的3号入口,坐电梯到了负一楼。我瞪大了眼睛,真是“别有洞天”。〉叵驴占浔还斓澜煌ńㄉ枵呙巧杓、建造得非常巧妙、实用,宛若进入与地面不同的奇妙世界,从这里进入了一个能瞬间到达几十里以外的市区、新区、吴中区的隧道,太神奇了!我站在崭新的闸机口,在心底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儿子也咿咿呀呀地叫着,笑着,看他神情是多么开心啊。

我跟着购票的人们排队购票,第一次操作购票,不怎么熟练,一位身着红色马夹的轨道交通志愿者热情地出现在我面前,教我操作。看着吞进去一张五元的纸币,然后吐出来一张巴掌大的长方形卡票,又从下面吐出两元硬币找零,我看呆了,购票机技术真牛!

推着手推车,我走到闸机口,怎么检票呢?就在我无措的时候,从服务窗口走出来工作人员,教我将卡插进一个槽口,合上的齐腰高的门开了,她让我快速推车过去。我刚过,门又合上了。再推着车坐直上直下的电梯到了负二楼,架设在轨道边封闭的玻璃窗外等候传说中的轻轨。第一次乘坐,期待的心情是非常美好的,就像经历人生当中的其它若干个“第一次”一样。

不到三分钟,我看见从南施街往星湖街方向的轨道上闪过一道醒目的亮光,。?道戳。只见一辆草绿色、纯白色相间的子弹头样的列车正缓缓向我们驶来。车停下,门自动开启,我推着车轻松自如地进了车厢,无门槛高低的不便之虞 。车厢内的座椅是与车身一致的草绿色,给人以温暖、阳光的向上感觉,很舒心!还有扶杆、吊环,很人性化。坐在手推车里的儿子乌眸灼灼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对他来说,一切都是新奇的、有趣的。我坐下,从随身的包里取出奶瓶给他喝奶。他喝了两口,不喝了。他竖起两只耳朵,听听字正腔圆的广播里的悦耳声,然后,两只眼睛一会儿望望车顶上的灯,一会儿望望我身后的绿色椅背,一会儿又望望站在他身边的众陌生乘客,停止了往常一样的哭闹,变得默契而乖巧。

那天是儿子呱呱坠地以来第一次坐轻轨,从他目不转睛的眸子里,我看出了,尚无记忆的,毫无分辨别是非能力的他竟然对轻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结了缘份。

日月如梭,儿子见风长,转眼间到了两周岁,会说会走也会跑了。到了周末,他对我说:爸爸,带我去坐1号线吧。看着他渴望的眼神,我弯腰抱起他,说:好!爸爸这就带你坐轻轨,去乐园玩!我给他订了一个目的地。然后,我牵着他的小手,挎一个儿童包出门,包里有他喝的水、零食、玩具、纸巾等物品。

一到1号线星湖街站台3号口,儿子便兴奋不已,挣开我的手,撒开小腿朝扶手电梯跑去,我在后紧追他,生怕他受到任何伤害。儿子灵巧得很,在电梯上像模像样地扶着,眼睛朝地下望去,充满了好奇,旁边的大人们先是一愣,后是大笑,都夸这小孩真行,这么小就一个人坐电梯。

到了闸机口,儿子找我要公交卡,说:爸爸,我来刷。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我乐呵呵地掏出公交卡,交给他,教他刷卡。他往圆形的刷卡区一放,见门开了,乐不可支,他取回卡,并拉着我的手朝里走。

到了候车区,儿子径直走向最里头的候车点,车辆到达时就是最前头的位置,我本不想在那个位置等车,但为了尊重他的意见,我默许了,守护在他身边。孩子眼尖,早早就看到了从相反方向的前方射过来的一束光线,儿子拍着手跳着叫着,“来了来了!像是盼到了过年的孩童。哇!像一条大大的青虫哩!他又欢快地叫着,望着车头,他联想到了动画片里的大青虫。

儿子是连蹦带跳地进入车厢的,我紧跟,护着他。车内有点挤,没有座位。爸爸,抱抱!儿子调皮地举起双臂迎向我。我弯腰将他抱起,右手托着他屁股,左手扶稳扶杆。不一分钟,有人见我抱着一个孩子,就起身让座,我感动于这个温馨文明的细节,谢过他,坐下了。

儿子坐在我的大腿上,面对着我,转过头,出神地望向窗外,黑黑的隧道无限似地向前延伸。我猜想,此刻他一定是驰骋在他的儿童幻想世界里吧。当到了一个新的站点,窗外出现花花绿绿的明亮的广告画面时,他眼睛里又绽放出不同的神采来,呵呵笑了。“爸爸,那是不是悬崖?”他突然问我,小手指向窗外。我先是一愣,继而明白了他所指。他把轨道与地面之间几十公分高的部分想像成动画片里的悬崖了,真有想象力!我点点头:嗯嗯,不高的“悬崖”。当车子启动,继续前行时,窗外又陷入一片黑暗时,他的眼睛重又望着黑黑的窗外出神。

有年纪大点的阿公阿婆、年轻的叔叔阿姨纷纷夸儿子长得可爱,那天他的发型挺逗的,是仿古的桃形头,小脑袋四周都剃光了,只留下前顶一撮讨喜的桃形黑发,加上他胖乎乎的红扑扑的小脸蛋,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像极了小时候家里墙上贴的年画里的送财童子或者捧着金元宝的福娃,一副人见人爱的样子。车厢里不时传来啧啧赞叹声和嘻哈逗乐声,儿子像是一枚开心果,给大家带来了欢乐,我乐得禁不住照他的小脸蛋上亲了几口。

四十多分钟的时光在儿子忽闪忽闪的眼睛里匆匆而逝,十八站过了,到了乐园站,仿佛还是在梦中,之前从我家到乐园若自驾的话一小时还不一定到,坐2路公交车至少要一个半小时。

出了闸机口,儿子跑到三维效果地图前,指着画面,“爸爸,看,我们现在在哪儿?我告诉他我们当前在地图上的位置。他又问:爸爸,看看我们要从哪个出口出站?我噗哧一乐,心想小家伙真机灵。?/span>你看哪个出口离乐园最近。军/span>我问他。他歪着脑袋,用手指笔划着,开动脑筋。“1号出口。一分钟后他报了答案。对了,我们就走1号出口。我应声道。

儿子在乐园里尽情地玩耍,在太阳西下的时候,他带着满足感和我再乘坐1号线回家。

到养育巷站的时候,儿子睡着了,我把他亲昵地搂在怀里,让他的头倚靠着我的肩膀,这样他睡得更香。到星湖街站闸机口时,我一手抱着儿子,手指间还扣着小包的带子,一手从口袋里摸出公交卡,刷卡,出站,再抱着他出3号口,走到公交站台等228路,等公交车到了,上车,刷卡,再找座位。

从那天起,我和儿子成了轻轨1号线的常客。已记不清有多少个周末,儿子爱缠着我,要我带他坐轻轨,我陪着儿子快快乐乐地乘坐1号线,到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苏州乐园。一来一回大半天时间过去,却总能给他无尽的欢乐。一点一滴,流光片影,1号线的车厢内留下了我和儿子多少的欢笑,刻下了多少的天伦之乐!

儿子现在读幼儿园中班,是他们班里个头最高的。我想,不管现在还是将来,他还会经常乘坐轻轨1号线,来往穿行于园区、古城区、新区,渐渐长大、成人。也许,他是在通过轨道来观察这个世界,而轨道也像是记录他成长的无声录音机,记录下他成长的足迹,演绎着属于他个人的光阴的故事。

轨道,仿佛是一个人的成长轨迹。她载着欢乐,载着幸福,载着希望,向着那光亮前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