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

/葛金法


奔跑,不为自己,只为更多的人。不知日出,更何谈日落,永不疲惫地,在黑暗中穿梭着。而每次停下脚步的几秒驻足,都是匆匆背影后的希望。

2012年428日,对于所有苏州人来说,是个有着重要意义的日子。这一天,苏州迎来了“轨交时代”;这一天,苏州的交通又写下了新的篇章。然而,这一天,于我而言,却更特殊。

那天,下班后,我特意去乘坐地铁1号线。地铁上人很多,刚上地铁时,正好有位小姑娘起身往外走,我连忙走过去,坐下。没过多久,我听到一阵震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奇怪,没人打电话,也没人发短信给我啊。我再一看,原来是旁边的包。我推了下旁边的女孩,说:你的手机响了。女孩好奇地看了看我,接着摇了摇头:这不是我的包。

难道?难道是刚才下车的那个姑娘的?我让旁边的女孩帮我做个证明,打开了包,接起了电话。果然,我猜得没错,刚才那个女孩走得匆忙,包忘记拿了。于是我在相门站下车,又坐回东环路站,将包交还给了她。姑娘连声道谢,我摆了摆手。作别时,我们彼此留下了号码。

一次的偶然,变成了一段美好的缘分。我们每天短信聊天,彼此像是彼此天空的一片云,投影在彼此的波心,从此心泛起了牵挂的涟漪。

一个月后,我们恋爱了。我们经常相约在东环路地铁站等待彼此,然后,往东,阅尽金鸡湖美景;往西,流连天平山红枫下。

地铁成了我们的月老,给我们牵线,又给我们搭桥。

有次,她爸妈过来。我们约好晚上一起在观前街吃饭。那天,偏偏事杂事多,开会、打电话,接待客户,一直忙到6点才下班。出了公司门口,我立即打车去观前,可刚到星港街附近,就堵上了。我就像锅里煮着的螃蟹,无可奈何。正当焦急万分,看着前面等候的“车队”时,我突然发现了“救星”。前面的路口边就是星港街地铁站。我赶紧下车,跑向地铁站,坐上了开往观前的地铁。多亏了地铁,我没有迟到。

我们的爱就像准点的地铁,自己满意,亲朋好友也满意。一年后,我们结婚了。婚房我们就买在了东环路地铁口,方便。她为了顾家,将原来的工作辞掉,换了一家离地铁口很近的公司。

结婚后不久,她怀孕了。那时我还没买上汽车,每次我都是骑电动车送她去母子医院产检,她担心安全问题。坐公交也不行,她晕车。我说,干脆坐地铁吧,到乐桥站下,然后走上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她同意了,于是我们把每次的产检都交给了地铁。

怀孕38周,我照例陪她去医院产检。检查后发现羊水偏少,医生说要立即住院做剖腹产手术。小家伙在妈妈肚子里等着急了,想提前出来了。她被推进手术室后,我立即打电话告诉妈妈,告诉她孩子要生了,让她在家里等着我们的消息。

正当我在手术室外着急等待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我妈妈竟然来到了门口。我惊讶地问妈妈咋来的?

我妈是地道的农民,不识字。妈妈告诉我说,之前来过这个医院两三次,有点:?挠∠。以前她从来都没买过票,都是我们帮她刷卡的。坐地铁的时候,她请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帮忙买的票。妈妈说,帮她买票的小姑娘人很好,特意把她送到负一楼,叮嘱她在乐桥站下车。

妈妈来的时候,把我们之前所有准备的产后的生活用品都带来了。解决了我的“手忙脚乱”、“一无所知”的烦恼。

 孩子的到来,给整个家庭增添了不少欢乐。可出行又是个麻烦事,以前都是坐大巴回老家过年,现在,孩子才6个月大,坐大巴,真不方便。我突然想到我们可以坐火车,在南京中转下,即可。地铁2号线开通了就是方便,我们从东环路坐上轨交1号线,在广济南路站转2号线,即可直达火车站。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知道,一定要带她去见见外面的世界。带个孩子就要带个包,每次出门,我们尽量选择地铁出行,一来方便,二来节省时间。每次路过地铁站,我都教孩子说:地铁,地铁。可笑的是,她最先学会的词语是:地铁。而不是爸爸,妈妈。我们都笑了,没办法,谁让我们是在地铁上认识的呢?孩子都对地铁有感情了。

如今孩子都二十几个月大了,正是看世界的时候。现在每次出门,我们都会把车停在附近的地铁站,选择地铁出行。而在今年,轨交4号线也将开通了。棒!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带孩子坐地铁去吴江玩了。不久的将来,市域轨交S1线等开通,去昆山、上海都可以坐地铁直达了。

想着想着,我更加期待了。

地铁载着我,找到了爱情,营造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它一直在奔跑着,奔跑着,送走了一群又一群向前追寻着光明的人。其实,地铁的心中也有光明,也许不远处,也许就是黑暗的尽头,就是它的光明,它一直都这样奔跑而又期待着。就像同样努力奔跑而又期待着未来的我们。

它——地铁,一直在努力着。而你,又怎能不努力?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