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张带着手温的地铁票

/周成新


一晃,大学毕业已经十二年了。十二年来,我去过不少地方,乘过飞机,坐过高铁,已记不清有多少张不同材质、厚度的车票从我手中经过。但至今最让我牵挂的,依旧还是那张带着体温的苏州地铁票。

那年,是我人生刚刚起色的一年。逃离广西,我独自一人匆匆来到苏州,几经周折后终于在苏州城区一家企业找到了一份办公室文秘的工作,结束了自己几个月来的流浪生活。

没想到,当我满怀高兴和喜悦,将新工作的消息告诉父母时,他们却怎么也不相信。

之前,我被同学骗至广西桂林从事传销的“历险故事”被他们知道之后,他们始终都不放心我的工作。尽管五天之内,我未能上当,并且安全的逃了回来。虽是有惊无险,可这一幕却始终在他们心中烙下深。?H盟?切木?馓。

任凭我怎样争辩、解释,他们也始终不信,深怕我再次误入传销。

于是,百般无奈之下。他们决定要来看我。

说的好听,是来看望;说的难听,是来查岗。

从老家到苏州两个多小时路程,一路颠簸一路艰辛。原本母亲是不来的,从小到大晕车的她从未出过远门。可这次,为了确认我的存在,她是下定狠心定要豁了出去的。

去公司,看住所。访领导,问同事。终于,当一切搞清之后,他们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而作为放松,也作为回报。我决定要好好趁着这次机会带他们四处转转。

于是,我便想到了木渎。这样一个太湖之滨的文化古镇,适合老年人游览。尤其是地铁1号线刚刚开通,可以让父母尝鲜,在苏南感受一下“地铁”这个奇妙的高科技。

进地铁站,买票,上车。当车门轻轻关上的那一刹那,母亲感觉像是进了迷宫。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幸亏父亲之前坐过火车,否则他也定会弄的晕头转向。地铁似一条长龙,平稳的在轨道上行进。指示灯来回闪个不停,有语音播报,有清脆提示。看着眼前这个似公交非公交,似火车非火车的家伙,母亲满眼疑惑。

“这,就是地铁。跟火车差不多,但比火车要稳要轻便。”我耐心的跟母亲解释道。

“哦,这就是地铁。∑绞敝荒茉诘缡泳缋锟吹,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父亲开心的笑道。

车厢十分拥挤,每个站点都有进不完的人。为了下车方便,我们一家三口依着柱子站在了地铁门对面。

车到苏州乐园时,车门打开,一个外地口音的中年男人手提两个大型的行李袋上车,一下撞到了母亲。本来就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母亲终于抑制不。?坏囊幌吕戳烁銮闩瓒?。满嘴的污秽全部喷到了对面椅子上的一位中年妇女,弄的对方满衣领都是。

这是一个衣着时尚的中年妇女,无论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个典型的苏州“上层”妇女。

母亲慌了,连忙掏出纸巾给对方擦拭,并且不停的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原以为对方会大声叫骂。没想到,中年妇女却微微一笑“老姐姐,没事儿的。我也经常晕车。地铁比汽车要安稳的多,坐下来就好”,边说,边立马起身给母亲让座。

“听你口音,应该是苏北的吧?我们这儿很多苏北人。”中年妇女紧接着说。

“还是你坐吧?我站会儿就好。”母亲不好意思的让道。

“你坐。”

“你坐。”

两个人不停的相互谦让着。

“来这里看儿子的吧,这么大年纪蛮不容易的。”这时,边上的另一位阿姨也凑了过来。

“是。?馐俏叶?。”母亲指着我自豪的答道。

“来来来,坐我这里。”话声未落,后面的几个年轻人边争抢着说着,边一道让起了座。

最终,执拗不过。母亲坐下了,父亲也坐下了。

望着车厢满是热情的面孔,我惭愧的低下了头。都快三十的人了,还让父母如此操心。

车到木渎站后,我们下了站。走在古老的石板路上,母亲十分开心的跟我说,“儿。?獯卫吹穆飞纤淙辉饬瞬簧僮。但看到你这样,妈心里很安心。因为你不仅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更有一群热情、好客的苏州人在身旁” 。

“有了他们,你在苏州工作,我很放心。”

回程时,母亲特意要求我多买一张地铁票,并且二话不说就将这张地铁票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去。

我不知道,她要这张地铁票的目的是什么,我没有多问。我想,兴许是她第一次坐地铁,想留着做个纪念吧?

终于有一天,我在老家母亲的房里发现了这张地铁票,它被母亲用手绢裹了一层又一层。

父亲撞见了,便将我拉到一旁,轻轻的跟我说“每次你不在家时,你母亲都要一个人从房里掏出手绢,然后打开将这张地铁票托在手心,慢慢端详。她常说,儿行千里母担忧。但只要有这张地铁票在,她的心里就会安心、踏实”。

一晃,四年过去了。如今的我已成家、生女。我早已不在当初工作的那个城区,所幸现在工作的地方还隶属苏州大市范围。

我知道,这辈子无论我怎么走也走不出苏州,走不出这张苏州地铁票,走不出母亲的“手掌心”。因为,只要我在外一天,这张地铁票就会带着手温、带着亲情、含着希望、含着思念,在母亲的手里轻轻摩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