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线,带我去寻找诗和远方的田野

/周维强


离开苏州一年多了,但回忆起在苏州的点点滴滴,心中满是幸:土袅。我是2010年去的苏州,最开始在昆山的一家塑料厂打工,然后去苏州市区学习面点,做早餐。做面点之余,由于勤奋写作,发表了不少文章。其后,因为写作能养活自己,就在玉山路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做起了自由撰稿人。1号线刚通车时,我是最早坐地铁的。每天早起从玉山路坐到乐桥,然后从乐桥开始漫步城区,采风,寻找灵感。

1号线没通车的时候,我每次上下班都要坐公交车,307路是我常坐的车,拥挤的厉害。自从通了地铁,年轻人更多选择了1号线,各路公交车的拥挤程度明显下降不少。坐地铁也成为了时髦和新奇的通行旅途方式,地铁里最初是平和的,大家各忙各的,看手机的看手机,看书的看书,一派宁静和祥和。老实说,虽然我刚来苏州时在昆山上班,但上海一直没去过,自然,也没坐过上海的地铁。第一次坐地铁,还是苏州的1号线。所以,每一次坐1号线,对于我来说,都充满了新奇和新鲜的感觉。

1号线让我开阔了视野也让我领略了苏州的另一份美。由于来苏州旅游的游客很多,而大多数游客喜欢选择地铁作为出行工具,所以每天问路的、问景点的,在站台里、站台外时时刻刻上演着。我经常会被外国友人问起苏州园林怎么走,苏州乐园怎么走。由于我的外语口语实在不怎么样,只好把我要说的话通过翻译软件翻译成英文,然后指给他看。他们很兴奋,一个劲地说:“苏州,GOODCHINA,GOOD!”那一刻,一种助人为乐的幸福感涌上心头。以后出门,我都会很熟练地去练习几句英语口语。我知道,身在苏州,在外国友人面前,我就是苏州的形象代表。我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动作,都代表了中国形象。

我喜欢地铁里的安静气息,乘坐地铁的旅客大都收敛了等候和急躁的戾气。不像等候公交车,地铁准时准点,只要你准时准点出现在站台,地铁也会准时准点把你载到你要去的地方。误差在十分钟之内。我经常会手捧一本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或者苏童的小说。?驼饷醋?诘靥?锞簿驳厝ピ亩,车厢里的人,人来人往,上上下下,忙忙碌碌,那时,灵感会突然找上门,一篇散文或者一篇小说就会构思在脑海。有时你也会听到一对谈恋爱的男女用苏州话对话,那吴侬软语,配合着相亲相爱的肢体动作,看上去既美好又有画面感。苏州话应该是我听过的最有节奏感也最富有情韵的话语了吧。尤其是苏州女子,即便生气,她说出来的话也让人觉得仿佛仙女微怒般,飘然而过。

春天和金秋时节是我坐地铁最多的时候。差不多隔个三五天,我就会走出出租屋,从地铁口下地下,然后买票、坐车,听着列车呼啸的声音,我总是会幻想着地铁会把我带向一个未知的世界,可以是过去,也可以是未来。不知道多少篇散文和小说是在地铁里构思出来的,也不知道有多少诗歌就在地铁里,我在手机上一行一行写下当时的思绪。在1号线呼啸着到站时,我从来来去去的人流中既看到了忙碌也看到了众生的表情。老人被年轻人搀扶着,恋人们相拥着,陌生的旅客听着对苏州的介绍,憧憬着此次苏州之行。外国友人的眼里写满了春天的祝:徒鹎锏脑尢。苏州的景致,等待着一颗心灵的开启。

有一次,秋天的傍晚,当我走出星湖街的地铁口时,太阳刚好落山。一轮明月悬于天际,月光清朗,周围市声响起,我漫步在道路上,既享受着月光带来的温暖和宁静。又在卖烤红薯和卖小吃的吆喝声中品味到了久违的历史沧桑感。苏州就是这样一座城市,古意和现代感交融的非:靡卜浅L?,你能从那些古建筑里品味到这座城的过去和历史,也能从新开发的城区里看到未来和光明。从木渎到钟南街,1号线像一条时光的纽带,连接着速度和画面。我常想,开地铁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鞘钦嬲?摹暗叵鹿ぷ髡摺绷,在繁忙的城市的地下,他们把诗意和诗情用火车的速度诠释成准时准点的答案。其实,我也知道,对于一份工作来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坚守,是全无诗意和美感而言。有的只是责任、汗水和技术,当然,还有一颗奉献给岗位的真心。